再见了,沙坡尾
2019-09-20 10:19来源:海峡博客

  原文链接:再见了,沙坡尾

  夏日的午后,没有艳阳,天气如秋日般清凉。一群好友相约,来到沙坡尾避风坞,深情凝望这城市即将远去的一道风景。

  走近避风坞,抬头依然望见那两幢直冲云霄的高楼,据说,这楼里蛰伏着一间一亿几千万的办公室,听闻此言,激荡我心。我放慢脚步,悠然走进小巷,看见海水、滩涂了,在高楼的窥视下,海水依旧摇荡,退潮时滩涂面积更大了。不同的是,滩涂上跳跃着星星点点的白与黑,那是白鹭和乌鸦吗?它们也如此悠闲,一会儿啄啄泥土,一会儿理理羽毛,一会儿又低飞盘旋,如此这般无声的语言,是否也在留恋这最后的风景呢?或只是无意中成为我们的风景呢?无论怎样,这都是避风坞最后美丽的景色。沉思之际,忽然发现在我近处的滩涂上有一只非常特别的鸟在踱步,这鸟的羽毛一半儿白,一半儿桔红,浅灰色的喙,我和朋友们都发现了,在栏杆旁伫立围观,吱吱喳喳地议论着,可是它并不害怕,仍自得其乐。简单的快乐,真好!

  放眼望去,这一片曾经喧闹的渔港,如今只残留这十几只残破的船只飘荡,尽管身旁的游人来来往往,然而,热闹已然不同。看,那在风中摇荡的旗帜,五星红星、龙王宫旗……是在为此唱一首挽歌吗?龙王宫里的木鱼声声,是道士在敲一首“城市的绝唱”吗?还是道士正为善良的渔民们祈福祝愿,祝愿这一片土地未来依然美丽,这里的渔民更幸福安康!

  在逐渐离去的渔港里,曾经两步一个海鲜摊贩大声吆喝,繁忙做买卖的热闹情景已消逝,唯留下一户人家作最后的坚守,当我走过他们跟前时,他们依然热情地招呼:“要海鲜吧,里面还有……”可我已没有买海鲜的强烈欲望,不知道是不是我矫情,我仍沉浸在自己的悲情里。当我猛然抬头之时,看见我的左前方一只全身长着浓密黄毛的大狗拴在老木屋门口,它不时地张望,那样温顺驯良的模样,令人怜爱。它如此忠诚地守卫着这座老屋,如此温柔地依偎在避风坞旁,可谁又能懂得它的最后坚守呢?

  城市年轮更替,旧貌在岁月中远去。那锈迹斑斑的铁锚、铁链、铁环,曾是这里富庶的见证,而今沧海桑田,他们满身的疮孔透露着难舍之瘾,记录着悲壮的情怀。可又有多少人能懂?我想,老船是懂的吧?最懂的必定是已经上岸的最后一个疍民阮亚婴老人吧?而我们这些匆匆来过的人们,尽管脚步悠悠,也是很难懂的呀!不过,能来看看,陪伴它走最后一程,也是好的,作为城市的子民,唯有以这样一种微小的举动来表达对城市的热爱。

  是的,作为老厦门人,我虽然不是这里的常客,更难为情地说,四十几年了,我只是在半年前才走近这里。第一次来,便被这里的古朴吸引住了,更陶醉于这里的夕阳美景:这里的夕阳美得如此煽情,美得如此令人心醉、心痛,此生仅此一遇。于是,发誓要常常来与心爱的夕阳作伴,闻闻这里满带腥味的闲散的气息。可是,来不及等待,时间却无情地宣告我们的永别。今日,幸好还有一群好友陪伴,一同来与美景作最后的诀别。今日同游的,无论是老厦门人,还是新厦门人,还是游客,都令人高兴。

  回不去的是时间,远去的是老景。城市依旧在,故乡在心中,新楼次第起,脚步亦匆匆。喜忧参半,喜忧参半,但我依然相信一切会更美好,这是良善的人们共同的心愿。

  (文/碧水柔情)

展开阅读全文

责任编辑:华潇颖,赖旭华

相关新闻
10bet官网亚洲版